淫乱大家庭

续 第02章

雨霖铃2018-12-07 15:18: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结束晚餐之后,露华来到友恭的房间。友恭正在准备换洗的衣物,看样子要去洗澡。

“友恭,我可以进来吗?”

“喔,是二伯母。”露华迳自走进房间。

“毕业旅行好玩吗?”

“还不错啦!挺累人的。”

记忆中二伯母不曾来过这里,他停止动作索性坐在床沿。露华注意到友恭短裤下露出的双腿,看起来是那么地黝黑结实。

“你看你晒的好黑啊!”

露华藉机紧靠他也坐到床边。

思索一会儿,她轻轻地抚摸友恭年轻有弹性的大腿,态度优雅自然。

“是……是啊!”二伯母冒失的举动使友恭感到窘迫。

“肌肉很结实嘛!年轻真好。”

她并没有移开手,说话的同时顺着大腿缓缓地接近要命的地带。

友恭并不是个乖乖牌,随着露华身上的女人体香窜进鼻子,他不禁怀疑∶(莫非二伯母想……勾引我?)

他也注意到二伯母穿了件圆领低胸的上衣,里头的双乳显得拥挤,恰巧让他一览无遗,白皙的皮肤使人不禁想摸一把。友恭意识到体内属於男人的敏感官能渐渐苏醒,裤子里的肉棒起了变化。

(看你搞什么鬼?)

“二伯母……你……你的手……”友恭对自己的演技充满自信。

“怎么?害臊啊?”

“不……不是……我……”

“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二伯母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长更大呀?怕什么?”

(玩火吗……?)友恭并不确定事情将如何演变下去。然而,露华正得意自己掌握了局面,因为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你要去洗澡吗?”

“是……是的。”

“要二伯母陪你洗吗?”

“什……什么……这……”露华的提议让友恭暗自吃了一惊。

“跟你开玩笑的啦!看你脸都红了。”(这……这女人)

“你觉得二伯母美吗?”

“咦?”

正当友恭还来不及反应,她笑笑指着他耸立的部位∶“嘻……你的那里已经告诉我答案了。”

“啊……对不起……”友恭假装害羞很快的用双手遮盖下体。

“小鬼,你偷看二伯母的胸部对不对?”

露华对这一切都在控制当中暗自感到沾沾自喜。

“呃……我……我没有……”

“真的?”

“嗯!”

“那你喜欢二伯母的胸部吗?”

以一个中年女人来说,露华有绝对的致命吸引力,她毫无疑问是个成熟美丽的伯母……

友恭一脸错愕的待在床上,他似乎闻到异样的气息,二伯母有点反常,但他无法解释其中的原因。

“我……我……我不知道……”露华主动拉起友恭双手,贴在硕大的乳房上。

“现在呢?”

“啊……二伯母……”

“觉得怎么样?”

手掌传来热热的体温,虽然隔着衣服但仍可以感觉到柔软的肤触。

“喜……喜欢……”

“那你想仔细的看清楚吗?”

不待友恭回答,露华动作俐落的脱去了上衣,两个乳房随衣物的离去几乎是立即蹦跳出来。

“来,你摸摸看。”

二伯母的胸腺丰满,深紫色胸罩却让人觉得狭小。

(这女的是不是疯了?)友恭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快呀!不要害羞!”

(管他的!这都是你自找的)

友恭伸出颤抖的双手,停留在露华柔软的乳房上。厚实的饱满触感中不失趐软的弹性,手心从没有这般温暖的肤触,他不禁吞了吞口水,底下的肉棒愈是发硬。

“小鬼,二伯母这里好涨啊!你用力点呀……”

露华发起浪使友恭像着了魔般难以抵抗,不顾一切摘下胸罩,一双粉嫩的乳房赤裸裸地出现眼前,白净的皮肤将乳头衬托的甚是艳丽,即使是下地狱也非得尝尝它的滋味不可。

友恭张嘴用滑润的舌头含弄乳尖,并不时在乳晕打转,露华除了讶异这小子调情技巧的成熟之外,心里不由得深深地期待一场激情狂野的性爱∶

“臭……臭小子……谁教你……这么会玩女人的……喔……二伯母只是要你摸……你就给人家含在嘴里吃起来。喔喔……可……可是……好舒服……”

(骚女人……看我惩罚你!)友恭报复似的在乳尖轻咬一下,露华像电击般感到既痛楚又是快感,发出难以形容的浪叫音调∶

“啊啊……唔……喔……嗯……”

“不……不要这样玩……二伯母会……受不了的……”

友恭往上攀移紧紧地贴住她的樱唇,将舌头滑进露华的嘴里,把她压在床上的同时,腾出右手撩起裙子,深紫色蕾丝内裤紧密的包覆着那片乌黑茂盛的森林,即使在光线欠佳的小房间里,露华完美的曲线仍清晰可见。露华突然推开友恭娇嗔起来∶“小鬼,二伯母会窒息的啦!”话一说出露华立即感到后悔。

尽管友恭在同年的少女身上一向游刃有馀,对眼前几乎可以当自己妈妈的露华,却显得生涩冲动,遭受斥责使他顿时失去主张∶

“二伯母……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友恭一脸愧疚的模样,让露华感到心疼,她伸手把他揽进怀里,替他松开裤头褪至膝盖,温柔而熟练地掏出年轻强壮的男性象徵。

“啊!好热好大的棒子啊!”

这是个绝不输给家荣的尺寸,露华感动的吞进嘴里含弄。

“啊……”有恭亦回以满足的赞叹声。

……

在厨房忙完的丽英刚解开围裙,家荣不知何时倚在门旁∶“三叔母你看起来真美。”

丽英吓了一跳∶“死相!吓死人了!”

家荣搂住她纤细的蛮腰,在她颈项嗅着∶“怎么?作贼心虚啊!嗯……你好香啊……”

“讨……讨厌啦!别这样……”丽英使力的推开家荣。

“干嘛?”

“万一被人看到……”

“那又怎样?”家荣仍一贯蛮横的口吻。

“今晚可不一样,友恭回来了。”

“有什么不可以?千惠和琦玉难道就没关系?”

丽英紧张地探头看看门外,心里有所顾忌。

“小声点,反正不行啦!改天再说嘛!这次你就听我的。”

家荣虽然不高兴却也无计可施,只得扫兴地离开厨房。

确定家荣离去后,丽英不免有些怅然若失,但她知道在友恭面前仅存一点的母亲尊严,怎么样也不能舍去,至少友恭还当她是妈妈。女人的尊严让她矛盾,骨子里荡妇的基因在夜晚更不容易把持,家荣身上男人的体味还回荡在空气中,她开始觉得需要。

“啊……我需要男人……”脑际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脸孔。

“不……不行……绝对不可以!”

她厌恶的猛力甩头,似乎想甩开脑里浮现的脸庞,然后更紧紧地住耳朵。一会儿,她停止摆动,心里像是打定主意自言自语∶

“不会的,友恭是我的亲身儿子,我绝不会、也不可能……”

像是自我催眠的过程,良久,丽英走出厨房往一个方向走去,逐渐的消失在夜晚寂静的走廊。

……

友恭大字形的躺在床上,胯下耸立的肉棒正滑出二伯母露华的双唇外。紫红色的龟头顶端溢出些许透明液体,露华用手指抿去接着深入嘴里吸吮,香舌不时在唇外四周回荡的同时,痴迷的望着年轻人可怕的粗大物。她无法想像这巨大物体进入自己阴户的情形,但她可以马上就知道∶

“小鬼……二伯母痒死了……我……我要你这只大肉棒插进来……”

刚才露华熟练的口交服务让友恭差点射精,他强忍着为的就是这一刻。

露华端着裙摆两侧,双脚跨在他腰际两旁缓缓地曲膝坐下,女人两股之间丰满的嫩肉顿时乍现,黑压压的阴毛依附在阴户上方,两片阴唇微张露出里面鲜红的花蕊,淫乱密汁早已淌湿一大片,接近两股尽头菊花蕾因肤色较深隐约可见,她扶着友恭挺立的肉棒,以天生的准确感朝向肉缝中间绽开的深渊,猛地臀部一沉……

“嗯嗯……喔……”

“喔喔……终……终於在一起了……唔……”

不知是宣告胜利亦或被俘虏,两人不约而同发出撩人的号角……

续之二

友恭感到阴茎紧密地被包覆着,他微微仰起头看着两人紧密贴合的阴毛,吞没自己的是二伯母湿滑的蜜穴,他不禁被成熟女人杂乱茂盛的体毛吸引,这是头一次有这样的机会好好端倪淫乱美妇的下体。

不消一会儿,露华缓缓地抬起臀部然后再慢慢地坐下,褐色外阴唇因压力推挤变形,原来男人的阴茎进入女人之后是这样的画面,他看得痴了。

露华注意到他的视线:“看吧,二伯母淫荡的肉穴怎么套弄你的肉棒……”

露华眼细如丝,她极为享受肉棒捣进穴里的滋味,在这抽插之间,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年轻男人跟丈夫的不同,恍惚之间,她觉得底下的棒子彷彿就是家荣的话儿。

“唔……真舒服……怎么样?喜欢性交吗?”露华将湿润的舌尖轻轻抹过嘴唇。

友恭端详眼前成熟淫乱的妇人,回想过去自己有过的性交经验,大叹天壤之别:“嗯……很舒服……二伯母那里……很紧很热……”

露华眼神妩媚挑逗地扭摆臀部,阳具在阴道里摩擦的部位有了巧妙的偏差:“真色!你根本就喜欢插女人的肉洞……嗯……听你这么说……我好喜欢啊……啊……真好……”

露华逐渐加快起伏,双手搓揉胸前硕大的奶子,双眼轻阖一脸淫乱表情,看在友恭眼里很是受用:“喔喔……越来越舒服……二伯母很棒啊……喔……”

听年轻人呻吟,露华感到心荡神驰,不住嘴里娇嗔:“色鬼……色鬼……”

随着彼此呼吸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快,友恭怎耐得住经验丰富的露华销魂的性交洗礼,不禁双手紧扶她浑圆饱满的双臀,使劲催促上下力道的加强。露华知道这小子已经接近顶点,突然起身立起,肉棒硬生生滑出阴户。

友恭一僵:“怎……怎么?”

露华嘴角微翘,眼神一转:“想要二伯母是吧?那你得听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