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大家庭

续 第04章 最终篇

雨霖铃2018-12-07 15:19: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亲眼看着自己儿子玩弄二嫂下体,丽英下意识将手探进股间,才发觉自己阴户已经烫得厉害。

家荣突然靠近她,粗鲁地将手窜进衣领内玩弄她毫不逊色的一双美乳,或许是报复也或许是情不自禁,他一边望着母亲跟友恭,手上也动作频频。而丽英恐怕已经迷乱不能自己,在儿子面前让别的男人侵犯同时注视儿子玩弄别的女人,她已经分不清身体里的火烫淫欲是因何而起。

露华皱着眉头,她注意到家荣靠着丽英,他眼里火热的视线让她异常湿濡,有时凝视利过刀,特别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接下来妈妈淫荡的姿态将毫不掩饰映入眼帘,她根本放弃往后重拾母亲尊严的想法,既然已经坦裎相对,那就尽情的淫乱吧!

“唔……很好……喔……那里重点……”露华紧压友恭在蜜穴上游移的手,使力地划圈。

友恭不敢怠慢,现在家荣紧贴着妈妈,他不想输他。念头一转,索性把露华内裤用力扯开,黑亮浓密的阴毛让目不转睛的家荣感到刺眼,稍一顿首,他发现妈妈肉缝间溢出大量淫液,女人期望性交的预兆让他心急,不由得分说,双手往丽英身上一推,让她躺在沙发上,迫不及待地掀起裙摆,阴户隆起的部份同样湿漉一片,他竟然笑了:“淫妇,想要我的老二了吧?还是想要你儿子肏?”

丽英并未因感到羞耻怒骂轻薄,相反地,这无疑是最上乘的催情剂,女人官能上不可抑制的狂野崩堤般涌起,家荣尝试过这女人兴头上何等的淫乱,他只想在她身上发泄对母亲既愤恨又高亢的情欲。

两人的互动友恭莫不仔细留心,不过他也够忙的,中指挺进露华丰腴艳色的肉缝中,不消许久抽插,露华便多几分迷乱,口里直喊:“啊啊啊……啊……很舒服啊……”一边还空出手来拉下拉炼,湿亮硬直的阳具直叫丽英看了忌妒露华不已。

不过,友恭是故意亮出武器的,因为他想要妈妈看到,这象徵自己早已是男人的铁証. 友恭轻易地就达到目的,丽英突地反应激昂,家荣岂有不知的道理,更是卖力使出浑身解数。

四人微妙的互动,相互的刺激,相辅相成的互补作用,这奇妙的现象一旁的琼琳心里有数。她自始至终不发一语,只是冷眼旁观,当友恭举枪就上准备先驰得点之际,她突然大叫:“友恭等一下!”友恭一楞,她接着又说:“你会在二伯母里面射精吗?”

友恭真的没想过,这下他迟疑了。

“我想你应该去你妈那边……”

露华明白了,在性交的当头妈妈也是女人,女人终究了解女人,琼琳这么一点,她想到那个邪恶又充满期待的念头,不禁满怀感激淌下泪。

友恭箭在弦上,肉棒现在硬得发涨,不管是谁,只要是女人都行,即使是妈妈……

他旋即转换目标,很快从家荣手上夺走妈妈的使用权,迸住呼吸,母子四眼相对,妈妈眼里透露出渴望的讯息,牙一咬,阴茎对准肉穴一使力,很顺利地挺进了妈妈的体内。

“喔喔……嗯哼……”丽英不禁发出对儿子的欢呼,母亲的角色已经抛在脑后。

家荣眼见错失眼前美肉,只好转往露华的身上,露华无不全心全意期待这一刻,儿子终究还是回到自己身边了。家荣面色温和,凝视母亲冶艳的半身裸体,他第一次感到竟是那么的美,这是过去不曾注意到的,光滑柔细的肌肤光泽迫使他不敢直视母亲,直到露华为他解开裤裆,阴茎回到母亲温暖湿润的嘴里。

曾经深爱妈妈的熟悉情感再度浮现脑海,那份忌妒爸爸佔有妈妈的变态爱恋佔满了他的思绪,这一刻,他不禁双手爱怜地抚着露华的脸庞,母子终於四目相接,一切的一切在这一瞬间获得释怀。

琼琳欣然微笑,剩下的就交给他们自己了,被波及勾起的欲火恐怕要找小刚消一消,她悄然起身离开。

“喔……好儿子……妈妈好舒服啊……嗯嗯……好棒……”

友恭听着妈妈尽情的淫叫,身心受到鼓舞,肉棒一次比一次更深入蜜穴,弄得丽英弓起双腿好让儿子可以每一次挺进更深入。露华温柔地舔着儿子的肉棒,大概也难耐丽英不断的销魂浪叫,於是结束口交往沙发上一躺,家荣拨开妈妈双腿,成熟欲滴的阴唇照人,茂盛丛生的阴毛强烈衬托皮肤更加白皙,脑中一片晕眩,他现在要代替父亲进入这片花园,

肉棒顶着妈妈的私处差那么一点就可以进入,他停了下来:“妈妈……”噗啧一声肉棍整根捣入阴道,露华身体一颤,眼泪都快流下来:“啊……”

母子终於结合在一起,不只是露华,对家荣来说更别有一番感动。

“喔……家荣……我的儿子……”

家荣静止不动,只为了端详妈妈被充满那一刻的忘魂表情。

“现在……好好的插我……用力地干妈妈……”

妈妈一声令下,家荣随即摇动下体,曾经是自己来到这世间的地方,现在是重温母子情的源头。奈何,小时候妈妈跟爸爸性交的画面不断涌现,愤恨很快掩盖了火热的欲念,他只是一味地抽插,露华并不阻止,她知道奉献自己的身体是挽回儿子的唯一途径。

“嗯……嗯……喔……家荣……妈妈湿透了……底下淹水了……”露华指甲不自觉地陷进家荣手臂。

“啊啊……好儿子干我的穴……用力……唔……”丽英和露华唱起双簧,就看友恭额头冒着斗大的汗珠,双手紧握母亲丰满的双乳,底下间不容缓在妈妈淫穴挺进挺出,少年一骨脑儿冲锋陷阵,妩媚妖艳的成熟女体,让他欲罢不能。

“喔喔……要死了……你这奸淫妈妈的坏儿子……好爽……喔喔……”丽英发狂地叫起来。

一旁的露华越来越压抑即将崩溃的情欲,不肯轻易在儿子面前放荡呻吟,这女人这时反而矜持起来。乱伦并不可怕,怕的是让儿子认为自己人尽可夫,这么做,起码让家荣清楚地知道现在插的是谁。

家荣喘息声不断,他发现妈妈在压抑着什么:“妈妈……我要你叫……给我叫……”

家荣将露华的双腿架上双肩,由前而后改为由上而下,露华几乎失魂:“唔……唔……喔……”

“你喜欢儿子肏你,这样骚穴才会爽,对不对?叫啊!我要听到你叫……”

家荣拼了命地狂抽猛送。

露华终於放弃:“啊啊啊……干我……干我……”

“说……想要我射进去,对不对?”

“哼哼……不要问……你不要问……”

“你喜欢……这样……”家荣往妈妈肥臀使劲一拍:“对不对?你……这样让我好兴奋……”

露华臀肉强烈颤动,痛之间融入快感:“嗯……嗯……痛……”

“你喜欢吗?那么……”手掌再度拍击在露华白嫩的臀部,又是“啪”的一声。

“喔……家荣……救我……快救我……喔……妈妈要融化了……啊……不要再搞了……”露华完全释放,双手紧紧框着家荣,似哭似叫的嘶喊:“想呐……

我想要你全部……喔……全部……都射给我……快……“

家荣疯狂地快马加鞭,已经濒临溃堤。说时迟那时快,友恭倏地仰头嘶叫,两人几乎同时:“啊啊……”

儿子纷纷将精液笔直射进母亲的体内,露华及丽英似承受不了,也呼喊着:“喔……喔……”

经过激烈的性交,四人都精疲力尽,家荣瘫痪在露华胸前,嘴唇不断蠕动:“妈妈……妈……”过去叛逆骇人的家荣不再,在露华眼前,他只是个爱恋母亲的孩子,她抚摸他的脸庞,此时肉缝精液潺潺流出,她心满意足地随着儿子昏睡过去。

经过一年,琼琳、露华及丽英三人各产下一女,不幸的是,爷爷奶奶不久相继去世,而小刚的父亲自离开后再也没有回到这个家。火旺跟淑倩在露华怀孕期间双双搬离老家,日夜交欢荒淫无度的生活让火旺提早结束了人生;淑倩最后落得变成风尘女郎的下场,金生还去捧场数次。

家荣自那晚之后完全变个人样,重拾荒废的学业,成绩斐然,不变的是仍一心一意要取代父亲,成为妈妈的男人;露华眼里只有这个儿子,丈夫及女儿的不幸,并未让她感到太大的悲伤,当家荣完成学业那年,也就是他们母子脱离这个大家族之时。

友恭却取代了家荣变成头痛人物,丽英任他予取予求,两人有时一晚数次交欢,终於弄得金生恼火,父子激烈扭打下,友恭不慎误杀父亲,目前仍待在看守所不断上诉中。自此,丽英难耐空闺寂寞,带着幼女跟水电工阿全同居,过不了多久,阿全性虐待小女儿被丽英发觉,愤而携子离开。

而小刚,在母亲生下小女儿后,双双迁移到大城市,从此没消没息。至此,这个大家族正式宣告破裂。

某一年的秋天,一个头发灰白的男人驻足在这空荡废弃的广大庭院前,良久不发一语,偶而抬头望着倚靠屋旁的老树,残叶落在脚前,他轻声叹息。站得累了,便在门前短阶坐着歇息,他的眼里透露深重的落寞,只是望着片地杂乱的庭院,破碎屋瓦垂簷,叹息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一位标緻窈窕的少女经过身旁,好奇之下不禁停下脚步:“老先生,你还好吗?”

这年届老年的男人缓缓仰起沉思的脸,眼神突地骤变,良久不能出声。他端详着眼前的少女,身段皎好,皮肤白皙出落大方,长发及肩宛如那人:“琼……

琼琳?“

少女微微一震:“你认识我妈?”

当真是认错了人,不过……慢着!

“你说……琼琳……是你妈?”

这就对了……像极了……奇妙的是,隐约中少女的脸孔也像极了某个人……

“是啊,你们认识吗?难怪你会在这里……”

他并未理会她,只是这熟悉的脸孔……除了琼琳的特徵,好像……好像……

“老先生,你是不是认识我妈呀?”少女不禁皱起眉头。

啊!是了……这张脸……更……更像小刚!他心里冲击不已,不自觉喃喃念着:“小刚……”

“咦?你也认识我爸?”

爸爸……天哪……她叫他爸爸……天哪……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沧桑的脸更加死沉吓人,他沉重地站起身,将手放进大衣口袋,淡淡地说:“你叫什么名字?”

“莉媛。”

“莉媛,我并不认识你父母。”说完头也不回离开原地,当下只有少女一脸茫然动也不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