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大家庭

第03章

雨霖铃2018-12-07 15:14:0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家荣哥事件之后过了几天,二伯母整个人变得更加沉默,每次看到她,总是面无表情。我想她的情绪还陷在低潮吧!任何被儿子胁迫逼奸的女人也难免会这样……

连放二天假,爸爸一大早就陪着奶奶去替爷爷抓药,十一点多我在床上刚刚睁开惺忪的眼睛,家里一片冷清,心想肚子饿了,便往厨房走去,走廊上传来呜咽的声音,轻轻的推开厨房的门,看见妈妈蹲在地上,她肩膀微微的抖动好像在哭泣。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嗯……没什么,有东西跑进眼睛里去了。”

妈妈很快端起帮爷爷熬好的药走出厨房,我确定她脸上留有清晰的泪痕,却想不透她伤心落泪的原因。大概是太过疲劳,爷爷生病后一躺就是二年多,妈妈日以继夜的照顾他,虽没功劳也有苦劳,说起爷爷的怪病连附近的医生都束手无策,老人家一会发冷一会发热,这样下来难怪妈妈会吃不消了。

傍晚三伯母跟牌友林太太、小王,和巷口修理水电的阿全在东厢房开了一桌,四个人吵吵嚷嚷的,三伯母跟坐在两旁的阿全、小王眉来眼去有说有笑的,这附近的街坊邻居都知道三伯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年轻的时候勾三搭四的弄到后来肚子搞大了,要不是三伯当了冤大头,现在他们三姐弟都不知道要喊谁父亲了。

三个人打情骂俏之间,阿全向三伯母的臀部使劲摸了一把。

“喂!阿全你要死啦!敢吃老娘豆腐。”

“唷……丽英,都已经生三个孩子了屁股还这么骚啊!”

“怎么骚是老娘的本事,你管不着。”

“嘿嘿……看你这么风骚你老公不怕你给他绿帽子戴呀?”

“死阿全!嘴巴放乾净点,人家怎么骚你又瞧见了!”

“我是没瞧过,倒不如……嘿嘿……”阿全一脸淫笑的看着三伯母的乳房。

“哼!小心我老公听见,回来剥你一层皮……”三伯母娇嗔着故作媚态,小王也插嘴∶

“丽英,咱们都是老邻居了,你这身段这附近哪个男人不想多看你一眼的?

嗯?“说着说着手就放上三伯母大腿狠摸。三伯母拨开小王的手∶”谁不知道你们男人个个都没安好心……“

“嘻嘻……嘿嘿……”小王和阿全嗤嗤的乾笑。

一旁的林太太见状,忍不住吭声∶“我说阿全、小王,你们打牌认真点好不好!”

“哎呀!林太太,我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嘛!”说完三人笑的更厉害。

稍晚三伯从外头回来,看见四人牌兴正旺心里嘀咕也没说什么,洗完澡进房倒头就睡。

“丽英,你老公回来就睡呀?”林太太好奇的问。

“是啊!他就是这么呆板,做完工就是睡觉。”三伯母抱怨说。

“那……你不就很久没那个了?……”小王压低声音试探性的问。

“小王你……你好坏……”三伯母握起粉拳捶打小王。

这时电话响起“喂,哦是林先生啊!你等会……”三伯母把话筒交给林太太。

“喂,老公什么事?啊!什么?好,我马上回去。”

林太太行色匆忙的说∶“我儿子发高烧我得赶快回去了,改天再来!”

“这下没牌打了,我也得回去向黄脸婆报到了。”小王悻悻然的离开。

“真扫兴,人家手气正好人全走光了。”

“没关系,还有我啊!”阿全色眯眯的靠近三伯母,手揽着她的腰。

“你……你走开点,万一我老公起床就糟了。”

“怕什么?你别嚷嚷谁会知道……”

阿全亲吻着三伯母的颈子,三伯母像触电一般全身趐软的倒进阿全的怀里,嘴里还说∶

“阿……阿全,你好大胆敢在人家家里非礼我……”

阿全没回答,继续把手伸进三伯母的衣领内,大手抓着乳房玩弄,两人舌尖相互纠缠,三伯母鼻息逐渐沉重,胸口起伏越加剧烈,阿全另一只手悄悄探进三伯母的裙底……

“阿……阿全……那里不要……”三伯母抓着阿全不让他再更深入。

“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你真是个骚货”阿全把沾了淫汁的手指放在三伯母眼前,透明发亮的黏液,手指间牵了数条银白的丝……

“啊!羞死了!你最坏了……”

“呵呵……我最坏不然你的穴会让我插吗?”听的三伯母一脸胀红白了阿全一眼。两人正打得火热,突然三伯在隔壁房里唤着三伯母,两人全身紧绷很快的分开,彼此互望一眼心虚刚才的话该不会都被听见了吧!

“你快走……我进去应付……快……”三伯母急中生智,阿全不由分说蹑手蹑脚的往大门走去,三伯母看他已离开,这才进房……

“怎么那么久才进来?”三伯在床上抱怨着。

三伯母强做镇定∶“什……什么事?我这不就来了。”

“呜……帮我捶捶背,肩膀酸痛的睡不着。”

三伯母呼了一口气这才放下心。

“喔!”

好不容易把三伯摆平离开房间,下体刚才泛滥的蜜汁还骚痒着穴内,三伯母坐立难安的想着∶“呜……真难受……好想要粗大的东西……喔……”三伯母手抚着下体不禁怨恨,这丈夫一天到晚只知道上工、睡觉,自从生了三个小孩后,就不曾再抱过我,害我现在只有靠勾引别的男人来满足,唉!女人真是欲求不满的淫贱啊……拿着换洗的衣物来到浴室,看见儿子友恭换下的肮脏衣服,白色的男人内裤沾着少许的污渍黄色,很刺眼的映入眼帘。三伯母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性欲,将儿子的内裤住鼻子深深的呼吸起来……

“啊……男人那里独特的味道……”

她撩起裙摆把手指插进肉缝抽送着,狂乱的欲求使妈妈变态痴恋儿子下体的味道∶“啊……小恭……好硬的……喔……”

“用力……啊……我是个淫荡的妈妈……啊……”

三伯母微蹙双眉、两眼紧闭,手指更快的进出阴道,一阵抽泄了出来……

虽然获得短暂的高潮,内心仍是空虚不已不禁自言自语起来∶“啊……我想要男人哪……”

此时三伯母却毫不知情浴室门缝外,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目睹了这一切……

第二天三伯母起了一大早,便到厨房准备早餐。正当专注的煎着荷包蛋时,有一只手从后方贴着自己的臀部,她以为是丈夫亲昵的调戏,心里一阵温暖∶

“老公,一大早会被人看到的。”她轻柔的拨开他的手,没想到却转往乳房摸过来。

“唉呀!你这人怎么…………”她忽地转身,赫然发现不是丈夫!

“二……二哥……怎么会是你……?”三伯母眼睛瞪大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贴在乳房的手,居然是二伯!

“丽英,我知道你的需要,三弟不能的我可以帮你呀!”

“二哥……你你在胡说什么?”

“嘻嘻……不要不好意思,昨晚我看到你一个人在浴室……”

“啊!你全看见了?那么……”

“丽英,你不是想要一只大肉棒吗?你昨晚好骚啊!”

二伯说着把胯下的巨根掏出来,不时的搓揉着,三伯母眼见自己的窘态都被看见,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二……二哥……你……我是你的弟妹啊!”

“别这么说,自从你嫁给三弟,我日日夜夜过着懊恼的生活,我真希望能代替三弟照顾你啊……”

“二哥……这……你在说什么?”

“丽英,你看这只大家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三伯母看着二伯坚挺雄伟的阳具,似乎有一股电流自阴户窜起,脑袋感到昏眩∶“好大的肉棒……如果真能进入我的身体那该有多好……”

二伯自身后压着三伯母,两手解开三伯母的上衣,两颗大奶瞬即弹跳出来。

“二……二哥……不要……这样给家里人知道我以后怎么做人啊!”三伯母抵抗着二伯突如其来的动作,拉扯之间二伯已把三伯母的裙子退到脚下,整个肥臀一览无遗。

“丽英,都生三个小孩了,皮肤还这么光滑,无论如何即使下地狱,我都要好好享受你的肥穴……”二伯的手滑向阴部,两个指头熟练的拨开阴唇,肉蕊因兴奋充血凸了起来。

“二哥……快住手……我们不能这样……啊……”三伯母感到被强暴及乱伦双重的刺激,身体很快的性欲高胀,骨头也渐渐的趐麻,有气无力的趴在琉理台上,乳房任二伯搓揉。

“丽英……我的妹子……你的奶子真大……每次一想到三弟每晚都能尽情玩弄你,我的鸡巴都会胀痛的厉害……”

三伯母受到挑逗,闷哼出欢愉的淫浪声∶

“嗯……哼……二哥……你的手……”

三伯母黑亮的阴毛把整片阴唇都盖住,二伯从后方在阴核四周捏揉,三伯母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二伯发烫的鸡巴,爱不释手的上下磨擦……

“二……二哥……啊……哼……你这只大鸡巴……好硬快给我……”

三伯母把肉棒对准自己的骚穴,二伯轻松一顶整支肉棒被三伯母的桃花洞吞没……“啊……二哥……好舒服……用力快……用力干我……”

二伯受到鼓励猛烈的抽送,下体发出轻脆的碰撞声,三伯母紧紧的抓住桌缘,两腿大开,觉得阴户内上有千万条蚯蚓般趐痒,不停的扭动屁股,二伯看她这般浪姿,欲火高升,抱住三伯母腰部不知怜香惜玉的拼命顶进抽出,弄得她一脸惨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啊……啊……太爽了……大鸡巴二哥……我给你干死了……”

“丽丽英…你这贱货……肉穴好湿好紧……我以后……天天都要上你……”

阴唇翻出缩进,二伯与三伯母紧密的结合着,已经到达忘我大声的淫叫着。

“喔……二哥……用力干我……以后我天天洗好肥穴等……等你干……啊……哼……”“真……真的吗……啊……”

“真……真的……大鸡巴二哥……我爱……爱死你的肉棒了……啊……嗯……用力……干……淫荡的三妹……哼……”

琉理台剧烈摇晃发出咯、咯、咯的声响,锅铲纷纷掉落地面,三伯母香汗淋漓,头发散乱的遮住半边脸,二伯突然抽出铁棒,对准三伯母的后庭花……

“啊……那里不行……我没被这样玩过……”二伯不由分说腰部一沉,将大鸡巴深深的进入窄小的屁眼里,三伯母凄烈的惨叫∶“啊……好痛……会插破……啊……”

二伯不管三伯母的惨痛,巨根像野兽愤怒般窜进窜出∶“啊……好紧好爽…

…丽英妹子……你的屁眼好紧……喔……像是快……被夹断了……“

“啊……痛死我了……快……快抽出来……”

“丽英妹子……忍……忍一下……很快就会舒服了……”

慢慢的因疼痛缓和带来难以言喻的快感,如电流般的淫欲再次侵袭三伯母,这是她从未尝试过的性交方式,身体渐渐的发热。

“嗯……大鸡巴二哥……快被你……插烂…烂了……你坏死了……嗯……”

“呜……哼……丽英你……你的屁眼好嫩喔……二哥快不行了……我快要射了……”

“我也不行……了……快……丢了……啊……去……去了……”

“啊……啊……射……射出……来了……”

二伯将滚烫的阳精深深的射入三伯母的子宫里,两人同时达到高潮发狂的似野兽般嘶吼,二伯毕竟年纪大了,不一会儿整个人趴在三伯母背后,两人不断的喘息,满足的颤抖着。

“好哥哥,没想到……上了年纪还这么行三妹差点被你干死。”

“丽…丽英妹子,你是我插过最淫荡的女人……我就算死了也没关系……”

正当两人衣衫凌乱双双趴在琉理台上,万万想不到这时厨房门被打开……

“啊……妈……二伯……你们……你们……”

这一对奸夫淫妇的奸情赤裸裸的映入眼帘,友恭一脸错愕的张目结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妈妈会和二伯搞上。

“啊……友恭……!”三伯母急忙的推开趴在身后的二伯,把裙子拉起来遮掩重要的部位,一手扶着乳房正要开口解释……

“好哇!二伯有你的,没想到我才上了你老婆没多久,你就干了我妈,这下可扯平了!”

正在慌张穿好裤子的二伯一听,一头雾水的看着友恭∶“友恭,你……你在胡说什么?”

“反正你也没吃亏,我老实告诉你好了,二伯母的味道我已经尝过了,怎么样?我妈妈那里够骚吧?”友恭老练的口气完全不像国中生,这下换一旁的三伯母瞠目结舌。

“什么!你说什么?你……你敢污辱二伯母……我饶不了你!!”

“二伯,你看看你的样子,你现在不也污辱了我妈妈,如果这件事传了出去,你和我妈怎么今后做人?”

“小鬼……你……你想怎么样!”二伯此时恨得牙痒痒的。

“不想怎么样,顶多我想用你老婆你就借我用,我妈妈的姿色也不输二伯母,这件事咱们就当不知道,大家快活就好。”

“友恭!我是你妈妈,你怎么可以要我任凭别人……”三伯母后面的话哽在喉咙说不出来,一时气急败坏的望着二伯讨救兵。

“二哥,你倒是说说话呀!”

“妈妈,你也寂寞很久了,你跟爸爸早已无夫妻之实,肥水不落外人田,跟家里人快活总比跟外人来的好吧?再说你这么美妙的身体,连我都想…嘿嘿。”

三伯母不敢相信才国一的儿子竟像恶魔般,公开的出卖亲生母亲的肉体,平常的疏於管教,让他变成这样不顾伦理亲情,现在已经后悔莫及……

“哼哼……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我不会把刚刚的事说出去的…嘻嘻……”

友恭转身就走,二伯深知自己理亏,友恭说的也不无道理,自己老婆都已经不贞在先,如果能把这件事隐瞒住,倒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良久,二伯开口说话∶“丽英,这孩子是个恶魔呀……”

三伯母早已泪流满面,心想∶今后我要如何让他把我当个妈妈看待呀……

晚上下大雨,屋顶霹哩叭拉的声响大作,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淑倩姐刚洗完澡在电视旁找吹风机,我不禁偷看她的背影,年轻苗条的身段,修长白皙的双腿,配合及肩的长发。这都是遗传自二伯母优良的血统,她穿着宽松大大的白色T恤,底下隐藏臀部高耸的鼓起,隐约可以看到三角裤的轮廓,这个二伯的掌上明珠,真是个标致的美人胚子,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挑逗男人的罪恶气息。

“小鬼,你的眼睛在看哪里?”

我一怔,堂姐睁大眼瞪着我,使我心虚移开不安好心的视线。

“有没有看到吹风机?”

“呃……好像是千惠姐拿去了……”

淑倩姐一声不响就往千惠姐房间走去。这更加深我的怨恨,对我这个堂弟她总是轻蔑不屑的,总有一天要她对我低声下气,更要尽情玩弄那充满罪恶的身体。

我忿恨不平的离开客厅,心里嘀咕着,慢慢蕴酿这邪恶的计划,经过爷爷的门外,悠悠的传出细微的说话声,见门没关好我好奇的往门缝里看,爷爷半倚在床头,妈妈坐在床缘手心捧着药汤……

“爸爸,药来了。”

“唉……喝这么多药有什么用,反正我这身老骨头是没救了,不需要这么费心了……”

“爸,别这么说,这药多少都可以让你舒服点。”

“原以为自己命好,六十几岁就做爷爷,没想到得了这种怪病,我早就认命了。”

“爸,喝了药吧!再不喝凉了就不好。”

妈妈温柔体贴的把药递到爷爷嘴边喂他喝,爷爷半推半就也就不再推辞。

妈妈端着空碗正要起身,爷爷拉住她∶“琼琳,你先别走,陪我一会儿。”

“爸爸,你哪里不舒服吗?”妈妈继而坐下关心的嘘寒问暖。

“呃……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可不可以说……”

“你说吧!只要我做得到我都会答应。”

“你……我想摸摸你的胸部。”妈妈跟门外的我都吓了一跳,没想到爷爷会提出这种要求,不禁狐疑爷爷是不是生病昏了头,顿时,妈妈不知该如何应对,如果拒绝他担心受到打击,不加以拒绝又违背世俗伦理,一时之间双颊绯红……

“爸……你……我是你媳妇,怎么可以……”

“琼琳,我知道我来日不多了,这场病让我躺了好几年的床,许久不曾尝过肉味,难道你不能可怜我这个老人,让我最后一次看女人的乳房,你忍心让我遗憾的这样走吗?”

妈妈是个孝顺的媳妇,听爷爷这么动之以情,我担心向来温驯的妈妈会昏了头答应他,心里直呐喊∶不行!妈,不可以答应。

妈妈思忖一会∶“好好吧!我答应你,但是只有胸部不许做其他事!”

“真的?太好了。”爷爷快要流出眼泪般。

天啊!妈妈居然答应爷爷,手正在解开胸口的钮扣,两个乳房清晰可见,粉红色边滚蕾丝的胸罩,在朴素的衣着下妈妈的奶子显的格外硕大,受到这等刺激,我底下的鸡巴一下就坚硬起来。

“啊……不行……我怎么能对自己的妈妈动淫念……啊……”

妈妈终於把奶罩剥下,我从来没想到妈妈有一对这么美的乳房,丰满坚挺,形状完美,乳晕适中,奶头柔软的微上翘。爷爷颤抖着握住妈妈的奶子,左搓右揉起来,妈妈羞耻的别过头,我都快嫉妒死了,爷爷这老不死的居然玩弄妈妈的双峰,还从那张连牙都掉光的嘴伸出舌头播弄妈妈的奶头,妈妈似乎在忍耐着紧咬下唇,那副美样看在我眼里真有说不出的愤恨。

“啊……琼琳,我的好媳妇……你的奶子比奶奶年轻时还美……”

爷爷索性对着奶头轻咬,妈妈受不了这般刺激,扶着爷爷的头,如果这时爸爸看到妈妈这么牺牲色相,肯定会把爷爷宰了!我的小弟弟早已变成巨无霸,我不得放它出来,看着妈妈乳房被舔着的性感表情,我真想冲进去代替爷爷,狠狠的插她。

“呜……嗯……爸爸……轻点……”妈妈气不成声的呜咽,爷爷都快把整个乳房塞进嘴里,那对奶子到处残留爷爷的口水,肤色渐渐转红,趁妈妈淫心渐起爷爷得寸进尺把手伸进裙底……

“啊……啊……爸……那里不行啊……说好……只有胸部……你……怎么……啊……”

真该死!妈妈有气无力的扭动臀部,更适时的帮助他的手触及阴户,爷爷撩起她的裙子,同样粉红色的三角裤已经湿透,他不停地挖弄妈妈要命的阴唇,我不由得希望爷爷加把劲,让我也能一睹妈妈阴毛茂盛的私处……

“住……住手……爸爸……请你住手……会……有人看见的……”

“琼琳乖媳妇,让爸爸好好尝尝你的肉味,我会让你舒服的。”

“不……不行啊……嗯……快住手……啊……啊……”

“你这里已经湿透了,你也想要吧?”

“胡说……爸……不……要……”

爷爷脱下妈妈的内裤,将两腿打开,舌头舔着湿润的肉蕊,我终於看见妈妈丰腴的阴户,淡褐色的两片阴唇,阴毛柔顺的分布四周,淫汁随着爷爷舌头的拨弄潺潺不止。

妈妈腰部不由自主的蠕动,女人下体带来的快感使她反覆晕眩着,总是端庄慈蔼的妈妈,竟然会毫不抵抗的将最神秘的地方大胆裸露,我不得不替自己生理上敏感的反应,觉得气愤∶

“连自己妈妈的胴体都会兴奋的想干,真差劲。”

爷爷见时机成熟,解开裤带,老成的龟头肿大的闪闪发亮。

“乖媳妇,我要进去了。”话一说完,肉棒狠狠得插进妈妈的阴道里,妈妈来不及作好准备,脸色惨白∶“啊……啊……”

爷爷一改生病时的倦容,阳具用力的在阴道内抽插,妈妈失魂的抓着床单,木床被蹂躏得发出咯咯的声音。

“嗯……嗯……琼琳……你爽不爽……爸爸虽老……宝刀却未老……”

“啊……爸……我们……会……下地狱的……哼……”

妈妈似乎也默许了爷爷的进入,双腿缠住爷爷的腰,尽情的享受公公的奸淫,我咬牙切齿的看着这对狗男女,心里恨恨的∶“妈妈原来骨子里骚透了,这贱货……啊……受不了……”

我配合他们的动作搓着阴茎,盯着妈妈肥浪的丰臀,不停的一前一后的律动,胸前的一双巨乳也猛烈的摆动……

“喔……喔……爸……你好会插……媳妇的…洞快溶化……了……唔……”

“琼琳妹妹……你的骚洞湿透……了……我快受不了了……”

“唔……好爽……用力……用力插我…………”

爷爷居然叫妈妈“琼琳妹妹”,这老家伙奸淫自己儿子的老婆,竟然连辈份都抛诸脑后,妈妈淫态百出,一会舔着嘴唇,一会双手挤压着乳房,看得我再也受不了,龟头一阵哆嗦浓烈的射了精∶“啊……啊……”

“琼琳妹妹……我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啊……”爷爷紧闭双眼,满足的把积压过多的阳精尽数射进妈妈的阴道深处。

“嗯……射进来……嗯……好烫……好……多”妈妈腰拼命的往上挺,全心全意的接收爷爷的精液。

约莫一会儿,两人精疲力尽的歇着,妈妈突然哭了起来∶

“爸爸……你奸了人家你教我以后怎么做人啊……呜……”

“琼琳妹妹,你放心我们都不说,没人会知道的。”爷爷百般安慰妈妈。

“可是……我没脸见人呀!”

“不要紧,反正我时日无多了,我会分多一份家产给你,只要你在往后一样服侍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如果我怀了孕,那该怎么办!”

“你只要嫁祸给你老公不就行了?”

“不成……他已经结扎很久了,这……这可怎么办才好?”

“那……好吧!多分二份财产给你,这总行了吧!”

这时,妈妈才破涕而笑……

我终於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任劳任怨的服侍爷爷了,原来,她跟大夥一样都贪图这一笔可观的财产,连自己的肉体都能出卖,这件事想必是和爸爸串通好的。

从此,爸妈在我的心里再也不像过去让我敬畏尊重,一种邪魔的念头由此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