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大家庭

第04章

雨霖铃2018-12-07 15:14: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下课后一个人搭上拥挤的电车,狭窄的车厢内夹杂男人的古龙水、女人浓烈的香水味,这个时候是学生、上班族下班、下课的尖峰时刻,我扶着上端的把手直望着窗外飘过去的景色,心里回想昨晚母亲在爷爷房里的情景……

平常这样贤慧端庄的妈妈居然是骨子里淫荡的婊子,为了一大笔的遗产,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肉体,这样岂不污辱了做儿子对她的尊敬,竟然如此,我也一定要想办法让我肿胀刚硬的鸡巴,插入她浪骚的肥穴。

想着想着,嘴角不禁泛起恨意,这样的情绪转变源自从小对母亲的爱慕,妈妈是我第一个拥抱过的女体,无论如何,每次看到她殷勤的照顾爷爷而疏远了我,最后还将美丽的胴体献给老不死的爷爷,这样强烈的嫉妒感使我沸腾。

妈妈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嫁给爸爸,爷爷对他们的婚姻始终不赞成,因为爸爸是长子将来势必继承爷爷多数的产业,就在爷爷为爸爸规划好未来的前途,这时爸爸竟然正和小他十岁的妈妈陷入热恋,这也许就是爷爷一直未把遗产完全分配给父亲继承的原因吧!

继而酿成现在家族分裂。这么说来妈妈真是所有祸源的主因了,现在她也想扬眉吐气,所以才跟爸爸计划好,准备色诱爷爷以达到遗产大部份的继承权吧!

再说,母亲年轻具有成熟女人风韵的身体,又岂是爷爷那老不死的可以拒绝的。

“嗯!难道说爷爷一直妄想拥抱母亲的肉体?”

这想法使我背脊一阵凉意,如果真是如此,那当初之所以反对爸爸跟妈妈结婚,岂不是因嫉妒而产生的情愫?

“没错,一定是这样……”这么说,最可怜的还是爸爸,自己的妻子居然是使自己不能继承庞大家产的祸端……!?现在不仅要戴绿帽,将来在家中的地位又岌岌可危,母亲这一身罪恶的美丽女人,她那骚浪的淫荡身驱里,不知隐藏了多少不为人所知的阴谋,这股轻蔑不齿的恨意将我燃烧,为了爸爸我绝不能原谅她。

这时车内一阵摇晃,所有人堆挤向同个方向,站在我右前方的女人熟悉的身影让我停住思考。

“咦!这女人像极了二伯母……?”

我好奇的端详眼前这个穿着入时的女人,直发垂肩,水蓝色一套的洋装,加上短裙把身体的曲线衬托的异常窈窕,一双长腿比例均匀配上稍白的丝袜,美脚套着白色的高跟鞋,咫尺之间我竟没发现这样的美女。

我悄悄的挪动身体靠近她,她侧脸的线条似乎在哪里看过,碍於人潮拥挤我只能在紧贴她身后,她好像也发现我不安定的蠕动,轻轻的摇动身体,这下可糟了,她的臀部竟然贴着我的命根子,我感觉到肉棒逐渐的充血挺举起来……

“啊……好有弹性的臀部……”

鼻间飘着她身上的香味,这要命的催情剂使我的下面更快产生变化,这时车内又一阵摇晃,她无可依靠的倒向我,我快撑破裤子的小弟弟不偏不倚的刚好顶着她的臀部中间她身体轻微的一阵颤抖,坚硬的小弟弟鼓胀起来,她臀部外的衣物陷了进去。

“啊……这么柔软的臀部,如果能让我狠狠的摸一把的话……”可是周围都是人,万一被发现那我不就完了……

“只要我小心一点就好了……”想到这,淫心一起我也顾不了许多,慢慢的把手伸进她的裙内,手掌在她圆滑充满女人气息的臀部上揉捏,透过丝袜传来的皮肤触感,感觉更为兴奋。

她厌恶般的稍稍扭动臀部,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手指更得寸进尺的探向她肥厚的阴户,一股淫欲的念头强烈的冲击脑门,隔着内裤我狠狠的将中指顶着她的洞口,她的秘处毫无准备遭受袭击,不由得闷哼一声∶

“嗯……!”

深怕旁边的人发觉,我改为温柔的骚弄大腿内侧,她似乎开始性感起来,内裤底下渗出了蜜汁,我发现这个女人如此敏感,大胆的翻起短裙拉下丝袜至大腿处,手指可以感觉内裤旁露出些许阴毛,细柔杂乱的被内裤包覆着,我接着把她的内裤褪下,放心的抚摸早已湿透的桃花源洞,正当我的手指即将进入穴内她突然抓着我的手,使我动弹不得。

“啊……糟了!如果她大叫色狼怎么办!”正当我进退维谷之际,她缓缓半别过脸来,用纹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不……不要……”事到如今,我岂能半途而废,不得已只好拉开拉炼,把账痛的鸡巴掏出来,在她的两股中间不停的摩擦起来……

“嗯……嗯……”她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也微微的哼着,趁她手放松之际,我压着她的下腹贴紧自己,腰部一挺,大鸡巴狠狠的从后插进她美妙多汁的肉洞里。

“啊……”

她感觉到自己的阴穴里有异物闯进,全身颤抖的厉害,我已经忘记其他人的存在,随着车厢的摇动,大老二一进一出的干着。

“嗯……喔……嗯……哼……”

随着我狂抽猛送她逐渐提高声浪,在这众人环绕的场合还是第一次这么搞,额外的刺激使我很快的达到顶点,不一会儿就将阳精射入她的肥穴深处……

“啊……啊……”

“喔……嗯……嗯……”

我和她都不禁呻吟叫了出来,适逢火车正驶经铁桥发出巨大的声响,以致掩盖了我们的声音,我趁没人发现赶紧收拾裤裆,她还停在昏眩的当头没回过神,等火车靠站我抱起书包钻过人群,穿过地下道正得意没被发现,有人从后拍我的肩膀∶“你别走!”

一个女人急促的声音,我心想完了……只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

“啊……淑倩姐,是你!”

淑倩姐满脸胀红的看着我不发一语,一身水蓝色装扮,果不其然,刚刚的女人居然是她,难怪我觉得背影似曾相识。

“淑倩姐……我……我不知道……是你……呃……”

“小鬼……你……你敢吃我豆腐!”

“呃……我不是故意的啦!”

“你……你一定常常在火车上这样,对不对?”淑倩姐眼眶里滚着泪水。

“没没有,我看你背影很美,才才会……”

“你骗人……”

“真的,我只是情不自禁嘛!”

“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是啊!”

我真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淑倩姐恨恨的看着我,使我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良久她沉默不语,我心里有数这下惨了,要是她回去告诉爸爸我可会没完没了,小时候的事现在又鲜明的浮现脑海……

“那你要答应我……”

“嗯?答应你什么?”

“就是……就……如果怀孕你要负责啊!”

我恍然大悟,原来她指的是这件事。

“呃……我我知道……那那……”

“那什么?”

“你不会把这件事告诉……”

“那要看你的表现罗!”

“表现?”

“没想到你人小鬼大的,还装蒜!”

“呃……淑倩姐……你的话我不明白。”

“你好坏哦!”淑倩姐脸比刚才更红,我突然明白她的意思,原来这女人也是一只淫兽,显然她对於我鸡巴的尺寸感到痴迷。

“那…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好好对待你的。”这句话是我套电影里的台词。

“你讨厌,敢欺负姐姐。”

接着,她挽着我的手臂一改往常的态度,对我亲声细语的,很显然的她已经被我征服了。

往后的日子,我和淑倩姐经常在家里做爱,有时在厨房有时在房间,她的性欲特别强烈,幸好我年轻体壮还可以应付,只要她想要我们甚至会在火车上进行,她说这样感觉很淫乱很喜欢,我时常将灼热的阳精射进她子宫里,让它潺潺的沿着大腿流下不许她擦拭,她的浪样简直跟二伯母没两样,这样的生活过了一段日子,有一天跟她办完事躺在床上……

“小鬼,年纪小小这根肉棒就这么坏,每次都快被你入穿了。”

“嘻嘻,淑倩姐你还不是爱死它了,不然你刚才怎么会那么浪。”

“死相!我怎么知道只有你的最好。”

“难不成你没试过别的男人?”

“我怎么有可能……”她结结巴巴的满脸通红。

“那……你想试试吗?”我索性试探着问。

“小鬼……你怎么这样说……我……”

“其实,我知道许多秘密,想不想知道?”

“咦?什么秘密?你快说。”

於是我把二伯母跟家荣哥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她,连三伯母跟二伯的奸情都忠实以告,她彷佛当头棒喝,一时之间难以相信,但我看得出她的眼里泛起异样的色泽,真不愧是一匹淫兽,听到自己母亲遭弟弟逼奸、父亲跟别的女人合居然没有巨大的反应,反而舔着嘴唇眼神闪耀着光芒。

“真不敢相信,家荣居然逼奸妈妈,难怪爸爸都不再正眼看她,原来他跟三伯母……”

“淑倩姐,你们大人是不是都很不老实,也难怪,这种事做了一次就会上瘾,我想二伯母她也是需要嘛……”

“小鬼,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因为我看到二伯母和三伯母还有你,在做的时候都不像不舒服呀!”

“你这小鬼头,好像挺了解女人似的。”

淑倩姐娇嗔着似乎也没有不悦,反而只是讶异我会这么说,於是我便更大胆的说∶

“淑倩姐,如果我们都跟自己家人做这件事,你不觉得很棒吗?”

“什……什么?小鬼,你胡说些什么?这可是乱伦啊!”

“淑倩姐,抛开世俗礼节的时候不才是真正的自己吗?再说,我们会在一起不正因为如此?”

“……”

淑倩姐没话反驳,我想她已经有点动摇了,我继续说∶

“难道你不想试试家荣哥的肉棒?”

“胡……胡说,我是他姐姐,怎么会……”

“你不觉得当你听到二伯母跟二伯的事,让你莫名的兴奋吗?”

“这……”

“好吧!那我就老实告诉你,其实二伯母可是舔过我刚刚插过你的这根肉棒喔!”我指着小弟弟不以为然的说着。

“啊!真的……!?”

“好姐姐,我怎么会骗你呢?我自己也很想试试我母亲的淫洞哩!”

“小……小鬼……你当真?”

“当然啦!如果我们一家人都有这一层关系,那就不会你争我夺的抢家产了。”

淑倩姐脸一红一青,心里一定在做前所未有的挣扎,虽然我天真的把心里的计划全盘托出,瞬间对她造成的冲击自不在话下,但这女人流有与二伯母相同的血液,她何尝不想一试。

“淑倩姐,放心吧!我想不光是家荣哥,家里的男人一定都很乐意将肉棒献给你的。”

“我……我不知道。”

“一切都交给我吧!”

“………”

其实我最终的目的仍然是妈妈,只是我必须让淑倩姐先尝到甜头,才能更进一步说服她去引诱妈妈,如果家族里有大多数的人都发生关系,那表里不一的淫乱母亲,很快就会露出原形,在这之前爸爸才是最大的难题。想着想着,眼皮逐渐下垂,这恶淫的计划已经慢慢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