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大家庭

第05章

雨霖铃2018-12-07 15:15:2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你说什么?”

“我还不是为了我们好,你就暂时忍耐一下,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呀!”

“你……你这样岂不是要我……!”

“阿辉,你认为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呜……你这死鬼,我都已经是你的人,而且小刚都这么大了……难道你一点也不相信我?”

一大早一阵说话声彼起彼落把我吵醒,我睁开惺忪的眼睛,还搞不清楚是谁的嗓门这么大扰我清梦,我挣扎着从被褥中爬起,心里没好气的正想推门而出…

“我不是这个意思……琼琳,这事如果让小刚知道,你叫我们日后怎么再以人父人母自称?”

“嘘……小声点!阿辉,你我别说小刚还小不会知道的啦!”

我心头一惊是爸和妈的声音,这两人在我房门外不知在说些什么,没头没尾的我纳闷半天。

“……”

“唉呀……你别犹豫不决了,现在弟妹们哪个不奢想爸爸的财产?好不容易占到一点便宜,我如果不继续迷惑这个老色鬼,哪天被后来居上到时我们连一毛钱都没有!”

“可……可是……你是我老婆啊!我怎能眼睁睁的看你送上门去?”

“所以我要你忍耐嘛,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就算为了小刚为了我们这一家子的将来,暂时的嘛……”

“…………”

“好了!我说完了,死鬼你自己好好想想,不管你怎么说我都决定了。”

“好……好啦!你都决定了,我还能说什么?”

“嘻……这样就对了!”

原来妈妈之前的诡计只是开端,她变本加厉的想要霸占所有的家产,爸爸当然不同意妈妈用肉体去换取这一切,以男人的角度来说,岂能让自己的老婆任人鱼肉,而自己一声不吭的,这种天大的羞辱任谁也受不了。

难怪两人一大早鬼鬼祟祟的,妈妈不知是真心为我们这一家子牺牲,或是生性淫荡去倒贴爷爷任其玩弄?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变态的母亲才能想出来的奸计,爸爸真是可怜,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让成熟动人的母亲,以其冠冕堂皇的理由,在爷爷那个色魔眼前大大方方的褪去衣衫,将美妙多汁的淫洞尽其充满他宝刀未老的阳具,满足血液里邪淫的热流。

“啊……可恨……这淫邪罪不可赦的母亲,总有一天我要压在你身上,让我每次胀大的鸡巴,狠狠的插进你骚样的肉穴……啊……”

我咬牙切齿的对自己发誓,一边按奈不住底下热血般的肉棒……

稍晚,爸妈离开我才走出房间,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大人都上班去了,其他做学生的一大早都还没起床,所以大宅院显得冷清,我伸伸懒腰来到客厅电铃声大作。

“到底是谁?一大早的……”我心里嘀咕着走向大门,邮差递来一封信,是友恭学校寄来的,心想反正大人不在看看又没人知道,我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

上面斗大的字写着∶“查贵子弟因旷课次数过多,出席率甚低,并对师长同学有行为不检之情事发生,为求教育深耕,适逢暑假期间,特定本周三实施家庭访问,藉家长及学校连络互换意见,以收矫正行为、端正品格之效。导师杨永泽敬上”

“天啊!友恭这……这孩子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傍晚,这是三伯母看到这封连络函的第一个反应,三伯还不知道这件事,她深怕万一三伯知道恐怕会奈不住性子,那友恭铁会被修理一顿。

身为友恭的母亲岂有不疼爱的道理,不管他多么坏,总是自己的亲身骨肉,她心意已决似乎打算隐瞒这件事∶“小刚啊,你不要把学校寄信来的事告诉三伯哦!”

“嗯,我不会说的。”说完她叹了气,转身扭动丰满的臀部走回房间,我不禁嘴角泛起邪笑,这么肥浪的臀部下一定也隐藏了淫骚的阴户,透过薄薄的衣物,三角裤的形状清晰可见。

“哼哼……”似乎除了母亲之外,三伯母更显年轻妖艳,而二伯母却是骨子里淫乱的女人,这个家族里暗潮汹涌着淫靡乱伦的波涛,连空气中都有三伯母刚留下的体香……周三,不就是后天了吗?

“小鬼!你听到没有?”我突然从思潮中回神过来,是淑倩姐在背后叫我。

“是你啊,淑倩姐。”

“是啊!叫了半天你都没听到似的。”

“哦,有什么事?”

“我要去市区买东西,你陪我去吧!”

“好啊!”

在市区走遍所有的商店,我终於了解女人购物的旺盛欲望,两只脚都发软了,淑倩姐仍不罢休的跟店员杀着价,好不容易买齐东西,我们决定到公园找个板凳休息。

“小鬼,你真没用,走一点路就一付快死的样子。”

“唉,走了两个小时的路不累才怪哩!”

“哼!才这么一下子而已,真是中看不重用!”

“嘻嘻……在床上的时候你却不是这么说喔!”

“你……你讨厌啦!”淑倩姐握着粉拳没好气的做势捶过来,我笑着骚她痒,她提着东西跑开,夜晚公园路灯映在她的长发上,显的熠熠引人,她步向草坪上气不接下气的又笑又喘。

“嘿嘿……可让我捉到你了……”

“……”

“淑倩姐,你怎么不说话?”

“……”

“淑倩姐……”

“嘘……”她示意不要出声,我好奇的朝她眼神的方向看去,隔着矮木丛的板凳上坐着一个看似中年的女人,这女人的背影……

“咦!是妈妈!?”

“啊!真的是二伯母。”果不其然,那人是二伯母没错,不过她今晚有些不同,一身深蓝色的连身洋装,平常很少看她穿的同色高跟鞋,嘴唇也抹上口红,大卷发看起来刚吹整过……

“奇怪,妈怎么这个时候会在这里?”

“莫非……她是来这里会情夫的?”

“要死啦!怎么可……”淑倩姐话还没说完,远远的一个男子身影逐渐走近,二伯母也察觉了,那男人……

“啊!是家荣……”

“啊!是家荣哥……”我和淑倩姐差点惊叫出来,没想到这情夫的真面目竟是家荣哥。

“嘻嘻……妈,你今晚真美呀!”

家荣哥一屁股往二伯母身旁坐下,手更顺势搭在二伯母肩上,乍看宛如一对情侣。

“家荣,有人知道你出来吗?”

“妈,放心吧!就算有人看到我出门,家里的人也绝不会相信我是来这里跟自己母亲幽会的,哈哈……”

“那我就放心了。”

“妈,你今晚特别漂亮哩!是不是迫不急待的想念我的……”

“你……你这孩子……你这样迷惑妈妈,为了淑倩的幸福,我没的选择。”

听到这,对於躲在矮木丛后的我们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这其中似乎另有隐情。

“嘿嘿……反正尝过妈妈的滋味再上姐姐也是一样的。”

“家荣……你……你这个恶魔,你答应我让我替代淑倩的,你怎么可以食言……!”

我和淑倩姐无声的倒吸一口气,没想到二伯母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淑倩姐,我别过脸看着她死灰的脸色,彷佛不可思议的瞠目结舌当中。在这昏暗夜色里,这不为人知的阴谋正一点一滴的抖漏出来。

“呵呵……我说妈,别那么天真,这得看你的表现才可以,如果你能用这风骚的身体让我爽,我可以考虑考虑。”说着同时,家荣哥手挪往二伯母臀部抓了一把。

“你……我……我怎么会生出一个恶魔来……”

二伯母低声啜泣了起来,好一会儿接着又说∶“那……那你说,我要怎么做。”

家荣哥脸上浮起阴沉得意的狰狞面目,上下打量眼前令人心动的妈妈,并暗自思忖如何让她露出淫骚的原形∶“嘿嘿……首先,把丝袜脱下吧!”

“在这里……?”二伯母环顾四周虽有矮木丛及几棵橡树遮蔽,但不及二十公尺处却有稀蓼的行人走过人行道,万一不慎岂不让人看到。

“就在这里,妈。”

“……”

二伯母怯怯的把手伸进裙内,将丝袜顶端缓缓自大腿根处褪下,眼神不时瞟向二十公尺处的地方,接着用一种女人自然而优美的姿态,脱下高根鞋把足踝仅剩的丝袜去除,然后再将高根鞋穿回线条柔美的双脚。

“亲爱的母亲,以三十几岁的女人来说,你拥有一双足以引诱所有男人的美腿……呵呵……接着,我要你把胸罩脱下,然后露出你漂亮的奶子……”

二伯母难堪的拉下背后的拉炼,解开带子卸下胸罩,双手遮胸犹豫着下一个动作……

“快把手拿开,别让我生气!”

家荣哥一声斥喝,她再度望着人行道,紧咬下唇眉心紧蹙,这才将手缓缓垂下。

“呵呵……很好,妈妈的奶子真是罪恶啊!虽然不是第一次这么看,但是每次都让人忍不住赞叹呀!”

二伯母坚挺丰满的乳房赤裸在外一览无遗,这是我第二次亲眼目睹,但仍免不了口乾舌燥的欲火焚身,面对这种画面身旁的淑倩姐可是头一遭,就看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母亲,曲线柔和的肩膀下,两个形状硕大的乳房袒裎眼前,不知觉伸手玩弄起自己的奶子,我知道这匹淫兽,早已意淫非常,於是悄悄扶住她的臀部,在两股之间游离。

“够……够了吧!会被别人看到的。”

“妈,别害羞了,你心底是期望被人看的。”

“胡说,我……怎会……”二十公尺处有人走过,隐隐听到说话的细碎声,二伯母心头一震到嘴边的话随即吞了回去,迅速的双手掩胸……

“嘿嘿……呵呵……妈,别说这么多了,就算有人看到也绝不会知道你是谁的。”

“家荣……你……你这孩子……你要多少人看到我这不知羞耻的身躯才会高兴,你……你饶了我吧!”二伯母哀求着。

“不行!你不管姐姐的死活吗?”

“我……”二伯母清楚自己的立场,尴尬的无言以对。

家荣哥突然起身蹲在二伯母双腿对面。

“哼哼……我想你会让儿子看你的阴户吧!”

“你……你说什么?”

“妈,你听到我说的了。”

“家荣……你不要这样羞辱妈妈……我……”

“少罗嗦,快照我的话去做!”

二伯母低垂着眼脸,默默的张开双腿,似乎羞耻着让自己的最隐密的部位,完整的展现在儿子面前。她的下体黑压压的一片,由於灯光昏暗看并不是很清楚,不过仍能从白皙的皮肤强烈的对比下,让蓬乱的阴毛无所遁形。

“妈,你的阴唇看起来像是少女般鲜嫩呢!”

“不……不要说出来。”

接着家荣哥用手拨开两片大阴唇,细小凸出的肉芽登时一览无遗。

“呵……妈,你有点湿了。”

“不……不要……不要这样看。”

面对家荣哥强烈的目光注视,二伯母显得难为情的坐立难安。家荣哥丝毫不动心,继而伸出手指插进穴里……

“呜……不可以……家荣……把手指抽出来……啊……”

“妈,你的洞很紧啊!是不是有点痒?”

“胡……胡说,我怎么会……”

“想要比较大比较硬的吗?”

“嗯……不……不要……”

家荣哥索性将手指缓缓抽插了起来,二伯母穴内受到挑逗,臀部轻微的摇动。

“快承认吧!你想要男人的鸡巴对吗?”

“喔……嗯……不……不要这样……”

“你是淫荡的女人,快承认吧!”

家荣哥加快手部的动作,二伯母逐渐的失去控制,淫穴不断的渗出蜜汁。

“啊……我……我想要男人的鸡巴……你快停止……嗯……”

从二伯母说出鸡巴这等淫语,家荣哥像获得征服感瞬即停止动作。

“好,现在你慢慢爬过来,我底下的鸡巴等着你来安慰呢!”

二伯母只好被动的弯下身躯,狗爬式的靠近他两胯之间,肥臀随着爬行颇有节奏的颤动着,一双巨乳左右摇摆,一时之间淫色姿态煞是让我难以把持,而荣哥早把硬挺的阳具掏出,并示意母亲的美唇给予口交服务。

这时躲在矮木丛后的我们早已淫欲泛滥,淑倩姐鼻息越来越沉重,我解开她胸前排扣和胸罩,两个奶子瞬即蹦出,我贪婪的吸允起乳头,她也一边搓揉我胯下坚挺的硬物,并不时乾舔嘴唇,一副浪样丝毫不输给她妈妈。

在另一边的二伯母此刻朱唇轻启,首先舌尖在龟头上端刺激儿子的马眼,接着舔着香菇帽沿,怎么看也不像是被强迫的主动着,家荣哥眉头皱起注视母亲因吸吮而双颊深陷的脸,涂抹口红的嘴唇紧密的贴在肉棒边缘,一时淫心大起∶

“妈,你何不玩弄自己的阴唇,那里已经湿透了……”

二伯母一定遭家荣哥肉棒腥味所刺激,淫意渐起,非旦不加拒绝反而顺从的将手深入跨下,手指熟练的抚触阴唇,洞口鲜嫩的穴色,在昏淡的月光下衬着路灯,让人恨不得冲过去狠狠的奸淫一番。

“嗯……呜……嗯……哼……”

二伯母骚样毕露,臀部配合着呻吟声不停轻微摆动,此时淑倩姐蹲跪身旁,手指翻开内裤自己不停的骚弄着溢出蜜汁的阴户,另一只手更快速的上下套弄我的鸡巴,害我差点发出声来。

“喔……妈……你很会……弄啊……嗯……”

“嗯……呜……哼……啊……”

“不……不行……停下来……快停……”

“呜……啊……嗯……嗯……”

“快……快停下……来……啊……停……”

家荣哥粗鲁的把二伯母推离胯下,难以强掩自己的狼狈,不禁脑羞成怒∶

“贱货!别以为这么简单就可以饶了你,还没呢!现在,坐到我的大腿上,我要狠狠的干你的穴。”

二伯母舔着嘴边的淫液,似乎性感了起来∶“我会让你插的,孩子……我该让你尝尝妈妈的味道……你才不会这么恨我……”说罢,毫不顾及身为母亲尊严的跨坐在家荣哥身上,并迫不急待的伸手扶着鸡巴对准穴口,二伯母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令我感到诧异,刚才为了维护女儿贞节,还悲泣生了个恶魔,现在却主动的向儿子求欢,她竟是这种天性淫贱的浪货,难怪一双儿女亦会败德至此。

“妈,别着急,我要你说,你是不是淫乱的婊子啊?”

二伯母淫欲高涨,肉穴刻不容缓的需要被充满,难以抑制洞内肉壁阵阵刺痒,不禁痛苦异常∶“儿……儿子……快……快给我……好痒呀……啊……”

“那就快说!你是不是淫乱的婊子?”

“是……是的……我是淫乱的婊子……快干我……啊……”

“哼!果然是骨子里不贞的女人,说你要我插你哪里呀?”

家荣哥尽其玩弄自己的母亲,沉醉在二伯母痛苦兴奋的发疯状态,这精彩的乱伦淫戏看得我两眼冒火,淑倩姐更是疯狂的用手指在穴里抽插起来。

“啊……这……这我说不出来……”

“不行!你给我说出来!”

“啊……!”

家荣哥使力的抓掐她的奶子,另一手肆无忌惮的拍打二伯母的肥臀,即使在夜色下依然清晰的看到露出的白皙臀部,烙上数个的掌印。

“插……插我的肉穴……快……呜……嗯……”疼痛之后带来被虐的快感,二伯母臀部压在家荣哥大腿上使劲的磨蹭,手指陷进他的皮肤,表情一副痴迷淫态,看得家荣哥再也沉不住气,挺直硬棒丝毫不差的,猛然刺进母亲淫液泛滥的肉洞。

“啊……”

二伯母肉壁骚痒感获得暂时的满足,不禁忘我的叫了出来。淑倩姐亦全身火烫难受,靠进我的身旁低声的喘息∶“用你的鸡巴进入我……”

我早已箭在弦上,迅速的把她扑倒,扯开三角裤腰部一挺,彼此的下体得到紧密的结合,我望着那边在家荣哥身上上下起伏的二伯母,而我在这里进出她女儿的骚穴狂乱的抽插,格外有一股升天的快感。

“下贱的妈妈……怎么样……儿子的鸡巴……味道如何……啊……”

“嗯……大鸡巴儿子……你的那支好硬好大……哼……喔……”

“喔……我要你用力……用……用力插妈妈……啊……好舒服……干我……

把我的骚穴干穿……妈妈是你的……以后随时让你……插我……的下面……“

“哼……啊……干死你这个婊子妈妈……你这人尽可夫的……浪货……嗯…

…“随着他们的呻吟浪语,彷佛火上添油般,我更粗鲁的奸淫着淑倩姐发浪的淫穴,一手遮着她的嘴,深怕她情不自禁喊出声来。

而二伯母似发疯般上下猛烈撞击,两个奶子也激烈的震动着,肥穴与肉棒相互摩擦发出滋滋的声音,在这静谥的公园四周来来回回的人三五成群,冒着被发现或被偷窥的危险,二伯母几乎忘我的沉醉在疯狂的乱伦野戏里,不断发出交欢浪叫。

听在耳里显得额外的刺激悦耳,我终於再也忍受不了,阴囊猛然的收缩,一股浓热的阳精顿时全数倾泄在淑倩姐的肉洞深处,淑倩姐几乎流下眼泪般高潮抽,臀部挺起使我的精液射入更深。

“啊……啊……妈妈……我要射精了……我不行了……”

“喔……给我……大鸡巴儿子……用力的射进来……我要……你射进妈妈的洞里……啊……快……我要高潮了……”

“嗯……喔…………”

“哼……啊……好烫……好多……用力射……啊……”

就在两人相互紧拥拼命嘶喊后,一会儿家荣哥像泄了的气球倒在二伯母身上,我和淑倩姐也一边收拾,一边互相抚慰着对方。

“嘿嘿……妈妈你真是淫荡啊!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果然还是成熟的中年女人懂得这门享受。”

二伯母仍瘫痪在草坪上,家荣哥望着地上的母亲,淫穴还溢出自己的精液,心里达到前所未有的性虐满足,拉起拉炼他由上往下鄙视着刚才宛如母狗的妈妈,纷乱的连身洋装充满皱褶的拉上腰间,下体的阴毛残留着混浊的液体,女性成熟丰满的耻丘毫不遮掩的暴露眼前,二伯母虚渺的眼神透露出意犹未尽的体内灼热感。

“呸…真是淫荡的母亲,你的身体反正我已经用过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变成一只母狗,让所有的男人骑在你身上,将阳精毫不留情的射满你全身!更赤裸裸的拆穿你虚假的神圣面具!”家荣哥说罢丢下二伯母消失在幽暗的公园彼端。

家荣哥不耻自己的母亲是可以理解的,自始至终二伯母连女人遭受威胁逼奸所应有的羞耻反应都没有,取而代之的却是积极淫乱的求欢欲望,这真是一只比淑倩姐更胜之的淫兽,或许家荣哥是深深爱着及维护自己母亲的,极可能这其中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致使他由爱生恨。

“妈妈果真如你所说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哪。”

淑倩姐眼睁睁看着弟弟羞辱妈妈,良久才有感而发。

“是啊,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这般容易的占有她……”

“可……可是……家荣的宝贝……真吓坏我了。”

“嘻嘻……你果然也流着和二伯母相同的血液呀……”

“小……小鬼,你别胡说!”

“嘻……”

就在我们窃窃私语的同时,二伯母已经恢复神智,静静的穿整衣物,脸上看不出是喜是忧,这样的表情我上回也看过,那次惨遭逼奸之后还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哩。

随后她再度环顾四周,看见地上湿一大片的内裤,她曲身拾起,呆若木鸡的注视着白色裤底,沾上自己淫液而惨不忍睹的部份∶“我绝不能让家荣侵犯自己的姐姐。”

二伯母自言自语,淑倩姐感受到母亲强烈的维护与关怀,不由得温柔的看着妈妈,不管她是如何淫贱的女人,始终都是爱着子女的啊!

“家荣是我的儿子,我要把他占为己有,绝不让别的女人碰他!”

二伯母说的斩金截铁,眼神不时泛着坚决的意志,然后把那件沾污的内裤,收进了皮包里,一个孤弱的女人若无其事的,渐渐消失在黑暗深处,留下在原地如遭当头棒喝的我们两人。

故事中之主角为三兄弟里大哥所生,故其辈份称谓应改为“二叔”、“二叔母”等依此类推,经网友指正不胜感激,但为不混淆前几集角色后续连贯性,往后仍以旧称谓为主。谢谢!